香港需要什么樣的立法會?
編輯:吳玲    作者:   來源:人民日報   發布時間:2020-07-27
  香港立法會選舉進入提名階段。由于早前“攬炒派”大搞非法“初選”,意圖“偷步”,嚴重破壞了立法會選舉的公平公正。他們甚至還圖謀以“立會過半”為武器,否決財政預算案、癱瘓特區政府運作。當前的香港立法會選舉,已經處在“攬炒派”和美西方反華勢力攪局的濃重陰影之下。“攬炒派”勾結外力作亂的荒唐鬧劇,更促人思考:香港究竟需要什么樣的立法會?

 

  作為特區管治架構的主要組成部分,立法會承擔著重要的憲制性職責。它是政策觀點交鋒的場所,但這種“交鋒”,其目標應該是致力于通過建設性論政和法律制定,來改善香港的治理、促進本地的民生。立法會內反對派的政治活動,必須在遵守國家政治制度的基本前提之下進行。如果不能堅守這樣的原則,而意圖將關系市民福祉的立法會變成癱瘓特區政府、“攬炒”香港的“武器”,那么這樣的立法會于港何益?

 

  “攬炒派”妄圖奪取立法會“35+”,卻絲毫沒有建設香港、改善民生之心,而是要以“大殺傷力憲制武器”癱瘓香港的政治、經濟和社會運作。當然,“攬炒派”一貫善于狡辯。日前,非法“初選”搞手戴耀廷偷換概念,辯稱“反對派的‘天職’就是反對”。但問題是,“反對派”不能“為了反對而反對”,不能為了政治目的而缺省設置為“反對”。按照戴耀廷的攬炒“路線圖”,“攬炒派”進入立法會的目的即為癱瘓政府,最終“攬炒”香港。這樣“只破不立”,侵害的是整個香港的利益;這樣“終極攬炒”,完全是窮途末路者的喪心病狂。

 

  香港有著獨特的歷史,香港市民們不妨認真想一想,在“港督的地位僅次于上帝”的年代,香港真的有過民主嗎?英國在撤離香港前大搞“民主”,不過是將“民主”作為繼續插手香港事務的手段。而中央政府出于對香港歷史文化、經濟制度和生活方式的尊重,賦予香港在“一國兩制”框架下高度自治的權利。但高度自治不是完全自治,更不是獨立,“一國”是香港的政治底線,任何時候都不能觸碰。一些人肆意踐踏“一國兩制”底線,妄圖利用基本法賦予的各項權利,勾結外部勢力實施港版“顏色革命”,這樣的圖謀任何時候都不會得逞!

 

  有人說,今年的香港立法會選舉,是建設和破壞的對決,是安寧和騷亂的對決,是正常與混亂的對決。的確,這是香港市民面臨抉擇的關鍵時刻:自己要選的,是能夠理性論政、推動民生改善的民意代表,還是醉心政治惡斗、讓香港墜入深淵的“攬炒狂魔”?香港需要的,是一個致力于建設、讓社會重回正軌的立法會,還是一個激進“攬炒”、葬送香港前途的立法會?香港的治與亂,取決于每一位香港市民的選擇。


(編輯:吳玲)